• <nav id="i60ie"></nav>
  •  

    藥企直接投標 廣東藥品網上采購探索前行

    發布日期:2007-04-02 09:47:24

          藥品生產企業直接投標

      據主管陽光采購工作的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張壽生介紹,此次改革為了壓縮中間環節,方案一改以往由經銷商參加投標的方式,而是由藥品生產企業直接投標,生產商根據自己的發展需要,決定自己產品的價格及競價策略,最終自己決定產品的命運。

      國藥控股廣州分公司副總經理黃翠華多年參與藥品招投標,她的感受是,此次掛網采購有飛躍性改進,過去廣東有23個招標主體,每次招標都要動用四五十人,標書壘得有小山高,現在全部統一到網上采購,不用奔赴各地與不同代理機構協調,大大節省企業招標成本。

      近年來,質優價廉的老藥在市場上難覓蹤影的事件頻頻發生,其原因就是利潤微薄,很多企業不愿生產。為了調動企業積極性,讓廉價老藥重出江湖,廣東首創“不限價不競價品種”入圍規則,為廉價老藥開辟“綠色通道”,目前已有5395種廉價老藥,由生產企業報價后直接掛網提供給醫療機構采購。而記者從廣東省醫藥采購服務中心了解到,廣東省內的醫療機構已經開始采購廉價老藥。

      對于限價競價藥品,引入市場競爭機制優勝劣汰。根據一種藥品國家規定的價格、歷年在廣東省的銷售價格以及它在15個省市的銷售價格,制定出一個最高限價,廠家之間在限價的前提下進行競爭。共有33521個品規參與報價。按不同劑型、規格和質量層次,設立不同競價組。同競價組3個及3個以上廠家限價競價品種于2月28日至3月2日進行了3輪競價,共有22495個品種參與了競價,競價入圍的有13406個品種規格,入圍率59.59%,入圍品種總平均降價率為40.39%。

      專家參與選藥殺價擠水分

      為了擠掉藥品水分,廣東首創了專家選藥殺價的價格談判機制。

      首先是專家評審投票,組織了102個藥學、醫學專家,分兩組,對同競價組1~2個廠家的議價品種中屬政府定價而且報價不高于最高歷史中標價的品種進行了篩選,有934個品規直接入圍。專家認為還有降價空間的7484個議價品規進入“人機對話”環節,專家在網上與藥企“討價還價”,經過此番“砍價”,有6376個品規入圍,入圍率85.2%,大部分名優品種均已入圍,藥價平均降幅為10.31%?!叭藱C對話”談判結束后,同競價組1~2個廠家的議價品種中不接受“人機對話”談判入圍建議價格的1300多個品種,進入面對面談判。另外還有1000多個品規進入重點監控限額采購目錄。從3月21日起的一個星期時間內,完成了3輪面對面談判。

      第一輪談判是對同競價組報價之比兩倍或兩倍以上的品規進行專家與企業面對面談判,最后121個入圍,26個進入重點監控限額采購,有23個品規在這一輪被淘汰。第二輪則是對納入重點監控限額采購目錄中降價幅度最小的5%的品規進行面對面談判,有40多家企業的47個品規參與,由于進口名牌藥的比例很大,加上廠家的強勢堅持,最后僅有兩家被淘汰,其余則全部進入重點監控限額采購目錄。第三輪談判則是針對無限價品種,也就是劑型奇特、報價虛高的“翻新老藥”,由專家與企業談判之后確定是否入圍。

      據了解,截至目前,本次陽光采購共有近3萬個品規入圍,入圍數量是廣東省歷次招標中最多的,醫療機構臨床用藥的選擇面大了。

      “兩票制”規范流通環節

      據廣東省醫藥采購服務中心負責人介紹,藥品配送環節繁瑣,比如一個東北藥品從廠家出來是5元,到北京的一級經銷商變成了10元,再到海南的二級經銷商漲到了20元,轉到廣州三級經銷商可能已是50元,等這個藥品到了中山市的某家醫院賣給病人時已經80元了。這些經銷商大部分連倉庫都沒有,根本不具備基本的配送能力,就靠開發票提成賺錢。

      為了規范流通領域,廣東首創了“兩票制”,也就是藥廠開發票給配送商,配送商再開發票給醫院,實質是中間只允許存在一個配送商,兩次開票完成藥品從出廠到患者手中,大大縮減了中間環節。

      在“兩票制”格局下,藥廠肯定要找配送實力強的經銷商,在今年報名的2000多家經銷商中,大配送公司不愁“沒單接”,但很多不具備配送能力的“開票公司”被淘汰。

      但也有業內人士分析,根據方案中的要求,本次報名的2000家商業公司中真正具備藥品配送能力的只有30%左右,“兩票制”一旦推行,將全面推動廣東藥品經銷商的重新洗牌。

      重罰保障監管成效 

         在過去的藥品招標采購中,企業故意報低價格,中標后卻不供貨的現象時有發生。對這一點,張壽生很自信,如果企業入圍后卻不供貨,將嚴肅處理,取消其掛網資格,而廣東市場是任何企業都無法忽視的。

      主管此項工作的廣東省紀委常委、省政府糾風辦主任巫頌平多次表示,掛網采購是對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模式的改革,是一種全新的探索,但任何改革都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廣東會在不斷摸索中加以完善。

      一位藥學專家則認為,通過推行掛網采購,經過幾輪“砍價”,盡管還未能完全擠干藥價虛高水分,但已基本摸出藥品價格底細,可以為將來物價部門準確定價提供參考。

      進口藥傲視談判

      在3輪面對面談判中,有眾多大牌外資藥廠參與的第二輪談判引起很大爭議。

      外資企業談判陣容強大,不肯降價,如治乳腺癌藥物赫賽汀22538.21元/支,一個療程需要30萬元,實屬“天價藥”,最終企業填報的確認價格是22538元,只是象征性去掉小數點后面的0.21元。

      在談判現場,這些進口藥品生產企業的代表多以是專利產品、在治療領域不可替代性或以進口的口岸價高為擋箭牌,拒絕接受談判專家降價的建議,且態度強硬。參與談判的47家企業除了兩家被淘汰之外,其余的藥企沒有接受降價建議,但這些天價進口藥品并沒有被直接淘汰而是進入重點監控限額采購行列。原因是由于這些藥品獨有的療效和市場需求,談判專家不忍心將其“踢”出廣東市場,但是醫療機構對其采購必須納入重點監控品種,對其采購數量和價格都必須接受監督。

      談判專家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要降低獨家進口藥價靠一兩次談判不太可能,關鍵在于口岸價的制定,也就是政府定價要把好“第一關”。進口藥價主要由關口科室人員根據市場調查而制定,只有口岸價下降,才能讓百姓得到實惠,或盡快推出可以和這些藥競爭的其他藥品,迫使其降價。

      翻新老藥報價虛高遭“猛砍”

      進入第三輪談判,面對一些藥品改頭換面,以新劑型出現,報價虛高,專家毫不留情,讓現場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記者們連連稱快。

      廣西某藥廠生產的“阿米卡星”洗劑報價36.3/瓶,遠高于同類產品。該企業代表稱,該產品以前是針劑,現在是水溶劑,產品升級成本增加了。主談判官直陳,水溶劑技術含量比針劑還低,對比你的成本和報價,有大幅降價空間。企業代表強調,我們加了一個噴頭,使用起來更加方便。主談判官不為所動:“我告訴你,一個噴頭才1.3元,如果價格不合適,就會失去廣東市場?!逼髽I代表說,最低25.6元,專家又給了一次報價機會,企業降到23.6元,最終在確認價格一欄中填報23.6元。

      在廣東掛網陽光采購進入實操階段的一個多月時間里,記者全程參與,3輪談判充分暴露了藥品購銷領域不為人知的內幕。

      一藥多名、品規混亂現象泛濫。如:阿奇霉素有商品名97個,左旋氧氟沙星有商品名92個,頭孢哌酮鈉、舒巴坦鈉有商品名75個,克林霉素有商品名66個,加替沙星61個,頭孢他啶59個,克拉霉素53個,頭孢曲松50個……專家擔憂:這樣的現象極有可能導致醫生重復用藥,患者重復購藥、重復用藥,從而危及患者的用藥安全和身體健康,甚至危及公眾的生命安全。加快治理“一藥多名”的混亂現象,規范醫療機構用藥范圍,逐步建立以省為范圍的藥品目錄已經刻不容緩。

      觀點一 藥品降價要打“真老虎”

      兩萬元一支的某進口藥,在廣東藥品陽光采購的專家砍價程序中,只肯降兩角錢,降價率為1/10萬。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各大媒體報出的這則新聞,就像是為假日平添熱鬧的一則黑色幽默。不過,這一極端個案仍足以提醒我們:藥品降價為民謀利,打虎還得打“真老虎”。

      以上述藥品為代表的進口藥,就是一只“真老虎”。在平均降幅達40%的陽光采購面前,某些進口藥之所以威風依舊,原因無非有二。一者,我是處于專利保護期的獨家藥,你不用我的,用誰的?其實這也是砍價專家們不敢舉刀的真正原因。二者,一些即使已過了專利期的所謂原研藥,一直就有“超國民意識”:我的質量就是比你的好。廣東醫藥采購中心的數據表明,這次陽光采購,外資藥降價率只有平均水平的1/5~1/8。

      平心而論,要打這只老虎并不很難。你說藥品到中國的口岸價本來就高,那么在國外的銷售價到底是多少?這一點,沒有企業肯說;事實上,即使愿意說,我們也不能任其自報,采購專家們還得辛苦一下,去做些調研,市價多少,政府采購價又是幾何。若差得太遠,我們自然可以拿反暴利和價格欺詐等法規,促其規范。麻煩是麻煩點,但這畢竟是打老虎啊。

      同樣需要麻煩點的,就是認真摸一摸那些“變臉漲價”藥品的底。因為這是另一只“真老虎”。在這次陽光采購中,就曝出阿奇霉素有97個商品名,左氧氟沙星有62種規格。為什么要玩這么多花樣?因為按現有法規,同一種藥品“換件馬甲”就算新藥,是新藥就可以重新定價。你想想,在企業策劃水平越來越高的今天,換“馬甲”算得了什么?

      已接近尾聲的2007年廣東藥品陽光采購,之所以引起全國藥企甚至全國媒體的廣泛關注,是因為這是在藥品后招標時代的率先嘗試:它所暴露的問題,也是全國藥品招標采購中蘊藏已久的黑幕;它將解決的問題,也必是全國藥品采購同行們所破冰試水的難點。從這一點來說,藥品降價打“真老虎”,廣東顯然只是開始,而對全國來說,也僅僅是推開了一條門縫。
     
     文章來源:健康報   


    [關閉此頁][打印此頁]
    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_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_AV午夜福利一片免费看久久_女人自慰喷水全过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