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60ie"></nav>
  •  

    醫改只能從全民醫療保險進行突破

    發布日期:2007-08-20 10:47:35

     

      顧昕,北京師范大學教授,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研究員。在醫改進程中他一直被媒體稱為“市場派”,在日前接受本報采訪時,他表示,醫療改革只能從醫療保險進行突破,“沒什么可爭的”。

      經濟觀察報:在醫療改革爭論中,很多人說你是“市場派”,你怎么看?

      顧昕:首先,我對這個標簽不反感。至于在某些人那里,“市場”是一個污名,那么我只能認為他們要么別有用心,要么缺乏思考。但我認為,貼標簽是簡單化的做法,更為精致、更為正確的理解是,在市場化條件下,政府應當正確行使其公共政策的職能。

      在醫療領域,我固然重視市場的作用,但同時相當強調“政府主導”。簡單地說,是市場和社會能完成的事情,就要由市場和社會來完成,政府最好少插手。在醫療領域,醫療保險就是市場和社會都不能充分做好的事情,需要政府來主導。醫療服務卻是市場和社會能做好的,目前我們醫療服務做得不好,恰恰是政府管制得太多、壟斷太多造成的。

      經濟觀察報:7月23日,國務院啟動了全國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試點工作,這對于正在進行的醫療改革有什么意義?

      顧昕:這意味著“全民醫?!钡哪繕擞型麑崿F了,醫療保險走上了正確軌道?!叭襻t?!本褪侨襻t療保障體系,目前可以通過兩種方式實現。一是通過醫療保險進行籌資,政府進行一定的補助、個人需要出錢參保,然后參保人購買服務;另外一種方式是通過建立某種公費醫療體制,由政府來買單,現在被稱為國民基本衛生保健制度。這種制度簡單地說就是 “小病”公費醫療,民眾生了“小病”到社區衛生醫療機構看病,大體上免費(自付30%),“大病”依然要參加醫療保險。這種方式最大的弊病是,把一個完整的醫療體系“四分五裂”。

      醫療說白了是醫院提供服務,病人消費服務。而病人在看某些病時,即使在沒有過度醫療的情況下,花費也是巨大的,因此要有保險機制分散個體風險,讓醫療費用在生病時和不生病時分開,在健康人和病人之間分開。同時,有了醫療保險機構,民眾可以把錢匯集在這里,保險機構可以成為擁有強大購買力的“團購者”,因此可以監督和引導醫療服務機構的服務行為?;谝陨蟽牲c,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只能從醫療保險進行突破,這沒有什么可爭的。

      經濟觀察報: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是否會面臨什么問題?

      顧昕: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是自愿性的公立醫療保險制度,它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參保人的逆向選擇,也就是說身體健康的人不愿意參保。如果有病的人都十分踴躍參加,而那些健康的年輕人不愿意參加的局面。會造成保險支付能力差,風險分擔能力減弱。

      經濟觀察報:這次國家人均最低補助40元,中國是否有足夠的財力支付這筆開支?

      顧昕:城市里具體有多少人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精確的數字有待有關政府部門統計和公布。我根據現有的統計數字估計大約有4億人左右。每人補助40元,每年財政要拿出大約160億元。財政還要給部分困難人群支付豁免的個人或家庭參保費,即醫療救助的開支,這取決于目標定位人群多少和該地區繳費水平高低。我曾經為民政部做過一個課題,計算了城鎮醫療救助所需的公共財政支出規模。假定我們保障所有低保人群實際醫療支出的80%,那么各級財政每年支出總額大約在120億元。以上兩項加起來不到300億元,中國政府每年財政支出在30000到40000億之間,所以說財政承受能力應該不是問題。

      經濟觀察報:“全民醫?!蹦芨淖儭翱床≠F、看病難”的現狀嗎?

      顧昕:解決“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恐怕不是三五年內能實現的。按補助40元計算,個人繳費就算是高一點,達到300元的水平,整個籌資水平也是相當低的。我國城市人均醫療保障現金支出2005年就達到了600元。在大約340元這樣低水平籌資的情況下,參保者自付的比例仍然很高,大概還要占到40%-50%。對于醫療服務機構而言,一半收入來自病人,另一半收入來自保險機構的支付。

      在這樣的情形下,醫療服務機構的工作人員,通過提供過度醫療服務來獲得更高收入的激勵機制,還沒有被打破。所以“低水平起步”的原則固然不錯,但是過低的人均籌資水平必然導致低水平保障,無法形成對醫療機構的集體性購買機制。只有形成對醫療服務機構的集體性購買機制,過度醫療問題才能有望得到解決。

    文章來源:經濟觀察報


    [關閉此頁][打印此頁]
    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_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_AV午夜福利一片免费看久久_女人自慰喷水全过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