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60ie"></nav>
  •  

    甲型流感全球蔓延 陳竺呼吁制藥企業開放生產權

    發布日期:2009-05-25 09:31:02


      5月18日起,為期5天的第六十二屆世界衛生大會在瑞士日內瓦萬國宮舉行。本屆大會重點圍繞防范流感大流行等國際公共衛生問題展開討論。中國衛生部部長陳竺與會,他在18日作一般性辯論發言時,呼吁制藥公司承擔社會責任,為更多發展中國家的制藥企業開放生產權,使其能生產或仿制銷售疫苗。 

      陳竺部長的這個呼吁,涉及到一個關乎眾多制藥公司切身利益的核心命題:在一場可能席卷全球的公共衛生危機面前,擁有絕大多數專利權限的發達國家制藥企業如何取舍?是緊守著專利權不放,還是基于藥品的特殊性質,基于人道立場與人類共同命運,向發展中國家藥企開放生產權?

      其實,圍繞著這個問題,世界衛生組織(WHO)與聯合國也正在努力。據悉,5月19日,WHO總干事陳馮富珍及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與全球30家制藥公司的高層進行了會談,商討研制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問題。目前,已經有一些制藥企業口頭同意,愿意將其生產疫苗的10%,以捐贈或平價銷售的方式發放給發展中國家。但是,至今尚無報道證實,主要來自發達國家的制藥企業愿意向發展中國家的制藥企業開放生產權。

      這一次波及眾多國家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早已成為全球矚目的公共衛生危機。盡管從目前情況看,多數甲型H1N1流感患者發病癥狀并不十分嚴重,大多能夠通過及時的藥物救治而痊愈,但是,關于甲型流感的科學依據仍存在不確定性,此次疫情后續發展態勢及危害不能低估。

      瘟疫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是人類永遠要與之作斗爭的對手。無疑,應對甲型流感疫情的持續蔓延,疫苗常常是有效的一種阻擊手段?,F在的關鍵問題,一是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生產能力有限;二是有限的疫苗生產分布不均,主要生產能力集中于少數發達國家的一些藥企,而發展中國家的多數藥企則由于專利、技術等多方面的限制,難以為本國民眾及時提供有效的疫苗,或者說,相對貧窮國家的許多民眾難以消費較為昂貴的疫苗。

      這個背景,顯然正是陳竺部長發出呼吁的原因所在。而這樣的情形,也很容易令人想起當年禽流感肆虐之時,瑞士藥企羅氏公司所面對的局面。其時,羅氏生產的“達菲”正是可以克制禽流感的藥物。在昂貴的“達菲”與民眾的需求之間,很多人呼吁羅氏基于人道立場,放開專利防線,當然這是以羅氏付出商業利益為代價的。

      羅氏最終同意和其他企業共同制造“達菲”,但專利仍是其不容觸碰的堡壘。那么,今天諸多有能力生產甲型流感的藥企,是否會步羅氏后塵,還是超越羅氏當初的做法呢?正在舉行中的世界衛生大會,仍未能對此釋放出明確的信息。

      理論上說,要發達國家的疫苗生產商開放生產權,涉及到兩個層面的問題,一是法律的,二是人道的。從法律角度而言,藥企的專利權應該受到尊重——盡管,已經有很多人對專利期限有很多爭議,但在法律尚未得到調整之前,藥企作為經濟主體的法律權利應當得到尊重。但與此同時,藥品作為特殊的商品,與人的健康甚至生命緊密聯系在一起。某種意義上,疫苗的生產是與疫情賽跑的一種重要方式。沒有人希望,在疫情急劇蔓延之時,真的會有許多人因為貧窮而倒在藥品專利的雙刃劍下。

      這樣的情形必須得到更多的重視。調整藥品專利的有效期限,這當然是一個復雜的法律問題,其中也糾結著商業利益。畢竟,藥企為生產新藥,投入的研發費用也是相當龐大的,如果人們只看到藥企的收益,而無視其初期的成本,并不妥當。但專利期限過長所產生的壟斷成本必然加諸藥品身上,讓窮人望而生畏——這正是藥品專利的雙刃劍。圍繞藥品專利期限的調整,無疑將是醫療衛生領域未來長期持續的一個議題。

      更具有現實性的做法,是相關藥企下決心承擔起社會責任。藥企響應WHO及聯合國的吁請,同意將一定比例的疫苗以捐贈或平價銷售的方式發放,自然是承擔社會責任的一種體現,但這還不夠。

      在假設中的大規模疫情暴發之時,藥企面臨著法律層面的壓力,因為在許多國家(包括中國),在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時,或者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法律賦予政府具有宣布專利無效的權利。同時,藥企面臨著人道主義的壓力,如果救死扶傷的初衷在商業利益驅動下被嚴重扭曲的話,那真是很悲哀的事情。真正有遠見的企業,在這樣的時刻,理應果斷決策,以局部利益贏取美名,也為未來的商業利益換來空間,這也將是富有智慧的選擇?!?BR>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關閉此頁][打印此頁]
    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_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_AV午夜福利一片免费看久久_女人自慰喷水全过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