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60ie"></nav>
  •  

    藥品審批漏洞多 一藥多名短期難控制

    發布日期:2006-04-29 09:03:51

        說起醫改,就沒法不說藥品,因為老百姓之所以看病難、看病貴,藥品難脫干系。不管是政府官員,還是專家學者,不管是業內人士還是業外人士,無不把這“歸罪”于體制。這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體制”,在患者那里成了痛苦的源泉,在醫生那里成了最好的擋箭牌。 
     
        患者說,醫生現在是“強盜”;醫生說,我們是被“逼良為娼”。在藥品這里,“黑幕”成了出現頻率最高的名詞。

        吃藥吃不起,老百姓叫苦不迭,這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但有意思的是,國家越是三令五申降價,藥價越漲;藥品越是供大于求,藥價越是降不下來。既然藥價居高不下,那總該有某個環節得到實惠吧,可生產企業喊利潤太低,銷售單位抱怨生意難做,醫院也是滿腹牢騷,這藥品到底怎么了?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問題?

        此前,人們一直在抨擊藥品的定價制度。在我國,藥品主要實行兩種定價制度:市場定價和政府定價。納入醫保目錄的藥品屬于政府定價的范圍,由物價管理部門制定最高零售價;沒有納入醫保目錄的藥品,藥品價格由生產者說了算,企業怎么說,物價部門就怎么定。然而,有數據顯示,目前屬于政府定價的藥品數量僅僅占我國全部上市藥品數量的10%,其余的基本上屬于市場定價,問題就出在這部分。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鐘南山院士指出,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是由多種因素造成的,一個普遍的現象是,同一種藥能有十幾到幾十個名字,單價從幾毛錢到幾十元不等,往往是一種藥品換個名字,搖身一變就成了“新藥”,身價就立刻飚升。應該說鐘南山說到了問題的實質。來自醫藥行業的統計數據表顯示,2004年,中國藥監部門受理了10009種新藥申請。衛生部一位官員在給相關部門的報告中指出,藥價之所以“虛高”,一是藥品定價太高;二是同類藥品審批太多。這應該說也指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那么,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呢?一家制藥企業的負責人一語道破天機:老藥翻新“投入小,見效快”,通過改變劑量、增減輔料、翻新包裝等措施把老藥重新上市,就可以大幅度提高價格。這位負責人說,從2000年開始,政府已經連續多次降價,涉及到了1600多種藥品,為了抵銷藥品降價帶來的損失,廠家只好多動腦筋爭取生存空間,出現“一藥多名”也就不難理解了。

        一位市場研究人士表示,“一藥多名”背后的實質是,醫藥企業以注冊新藥來逃避國家的降價措施,同時通過市場定價政策的空子讓療效相同的新藥有了更大的利潤空間,繼而為企業在營銷中贏得了更大的施展各種推廣手段的余地。

        于是,人們把矛頭直接指向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一位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是一肚苦水:“WHO(世界衛生組織)鼓勵發展中國家大量生產仿制藥品,而按照市場競爭規則,同類藥品批多了,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競爭必然會降低藥價,但現在價格仍然居高不下,肯定是什么環節出了問題”,同時這位負責人也承認了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申報者弄虛作假,而如何從眾多的申報品種中發現這些作假者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日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注冊司司長張偉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藥監局將采取六大措施解決這個問題。

        第一,嚴格藥品審評審批,從源頭上整頓規范藥品申報程序。今年,藥監局將進一步采取提高藥品注冊技術審評門檻,加強藥品現場考核登記措施,遏制低水平重復申報的問題。藥監局3月15日頒布了新修訂的《藥品說明書和標簽管理規定》,同時發出《關于進一步規范藥品名稱管理的通知》著力解決擾亂市場秩序,侵犯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一藥多名”問題,強調藥品通用名稱必須突出顯著,并對商品名及商標的使用做出嚴格限定;

        第二,按照《藥品管理法》的要求,加大對藥品生產、經營企業的監督檢查力度,提高藥品生產、經營企業的自律意識和城市意識,對達不到國家規定要求的、不規范的企業堅決淘汰出藥品行業;

        第三,嚴厲打擊制售假劣藥品的違法行為;

        第四,嚴格藥品廣告的審批,嚴厲查處違法藥品廣告;

        第五,積極推進藥品分類管理,目前中國已經確定了4000多種非處方藥品品種,公眾基本可在社會藥店方便、及時選購藥品;

        第六,積極推進藥品流通體制的改革,促進現代物流和連鎖經營等新型流通模式的開展,引用現代物流配送技術,促進藥品經營企業物流配送現代化、規?;鸵幏痘?,以提升企業素質,降低中間環節和經營成本,逐步改變藥品市場無序競爭的局面。

        “事實上沒那么簡單?!遍L春市華洋高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德浦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道出了自己的見解。他認為,“一藥多名”現象并不是一種藥品該如何起名的問題,也不是在短期內就能解決的問題,新藥的市場準入權在國家藥監局,價格審批權在國家發改委,而藥品審批與藥品定價之間缺少溝通和協調,新藥的審批政策和定價政策嚴重脫節。

        王德浦認為,普通老百姓關心的就是在吃到放心藥品的同時少花點冤枉錢,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還很難實現這樣的目標。

     

     

                                                                信息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關閉此頁][打印此頁]
    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_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_AV午夜福利一片免费看久久_女人自慰喷水全过程免费观看